小说族 > 型月幻想乡的超越者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选择了辉夜,所以抛弃了你 T

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选择了辉夜,所以抛弃了你 T

        沉默,难以想象的沉默。  ▓  ▓  ▓  ▓

        呼啸的山风不停,刮在薄薄的衣衫上,但是妹红却不觉得冷,内心的火焰已经开始灼烧,就算是带着积雪的风,也无法让她有一丝一毫的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静静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让我什么?两仪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狠狠的攥着拳头,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要恨他呢?还是要感谢他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着面前男人的脸,妹红突然一阵颤动,“好,那我就问问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?这个结果对你有什么意义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对我有什么意义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歪了歪头,他突然转过身,背着手往前走去,“……来,一起往前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着两仪落还是这么悠闲自在,她怒火中烧,狠狠的咬着牙,追在他的背后,往更高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结果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抬首望着天上的乌云,突然伸出了一只手,在妹红惊讶的注视下,那弥漫了整个天际的乌云,就好似是被神的手指轻轻的扫过一般,慢慢的消逝。而乌云后的月光,再次照耀在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结果……只对妹红你有意义。藤原家没有灭亡,藤原的后人会继续繁衍,你的母亲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仪落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垂下头,握紧了拳头,嘶哑的出声16道:“我不需要知道这些,也不想知道这些!!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在母亲已经去世后,我对藤原家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!!我只是为了遵循母亲的遗愿,至于那个家族,它根本不关我的事!!我只是想要知道,为什么,为什么要在婚礼上做出这种事!!为什么偏偏在这一天!!你明明知道,你应该知道,你绝对知道的,如果不是在婚礼上,如果是在婚礼之后,就算你做出这种事,我也最多只会心情不好,却绝对不会恨你啊!!!所以,告诉我啊,告诉我啊,为什么一定要选在那一天呢!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妹红的怒吼,两仪落停下了脚步,他低头沉思了一下,才是突然笑道:“不愧是妹红,真是敢爱敢恨,这才是你应该所具有的品质啊……是我想多了,原来妹红你所在意的,仅仅是这些啊。既然你已经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,我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,之所以要选在那天的理由,其实很简单,因为,我只是想让你恨我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恨你?只是要我恨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不敢相信的着,她瞪大了眼睛,好似要清两仪落到底是怎么想的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你……根本就没爱过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低下头,浑身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随随便便的就出‘爱’,那不会显得‘爱’太廉价了吗?所谓的一见钟情只不过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冲动罢了。没有经过时间的历练,不要轻易的将‘爱’出口啊……不过,我到很喜欢你,从很久很久以前,就很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哈哈??很久很久以前?真是动听的情话啊,这就是你的想法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惨淡的笑了笑,她希冀的抬起头,喃喃的,温柔的道:“……是不是辉夜的原因?是不是因为辉夜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依然是背对着妹红,那突然的温柔声音,让他身体一颤,但他还是淡然的道:“一切的想法出自我,一切的行动由我来做,蓬莱山辉夜她只是我的共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蓬莱山辉夜?这是她真正的名字吗……果然呢,她是共犯吗,这些事她果然也有参与……只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不推卸责任呢?如果你将一切的责任都推给蓬莱山辉夜的话,我就一定会原谅你的,我所恨的人,就会只有蓬莱山辉夜而已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的双眼好似要喷出火焰一般,狠狠的盯着面前男人的背影,却觉得内心一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无意将属于自己的责任推到她人的身上,现实是残酷的,这就是现实,由谎言带来的温柔终归是谎言,就算能骗你十年、百年、千年、却也无法骗你到永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借口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突然大吼出声,“……你只是在我和蓬莱山辉夜之间,选择了蓬莱山辉夜而已!!你若是选择将责任推给她的话,你就是欺骗了她,你就会得到她的恨。到底,你宁愿骗我,也不舍得骗她,对吧??哈,对啊,她是高高在上的月之公主,她是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想要娶的辉夜姬……我只是一个贵族的庶女,我容貌平平,一点也不温婉贤淑,更是像个野子一样,一个正常的男人,选择谁的话是很简单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冷漠的抬起头,用着比哭还难的笑容,着那往昔觉得异常宽阔的后背,“……我不懂政治,但是我知道,那个家族对我和母亲做过什么,不要把我当成孩子啊,他们最近一年对我很好,那也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原因,是因为我要嫁给你的原因!若是没有你两仪落的话,我现在或许还在藤原家的角落中苟且偷生,我的母亲或许早就在残忍的环境中因为身体的原因而病逝,她也得不到人生最后的幸福,母亲知道这些,所以她让我对你好,因为这一切,都是你带给我们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母亲一直教导我,有恩就要去报恩,但是有仇的话也不要忍着,她要我做个敢爱敢恨的人。那个家族这一年对我们的好,可不会让我忘了他们十五年来对母亲的摧残!你要杀光那整个家族,是为了我,我虽然心有不忍,但还会支持你的决定,没有了母亲的那里,早就不能称之为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突然神经质的笑了笑,“啊,对了!你让母亲最大的愿望得到了实现,我还应该感谢你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觉得有些不妥,该女人的思维自己真的不能理解吗?或者,藤原妹红的想法,自己真的了解吗?话题的方向好像有些偏了,虽然最终的目的地还是一样,但是这中间的路程,已经有些超出两仪落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啊……你千不该万不该,在我的婚礼上做出这种事,你不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,婚礼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吗?就算是对我藤原妹红来,那也是最重要的时刻啊!你千不该万不该,背着我去和蓬莱山辉夜,理所当然的做出所谓的对我‘好’的事!这些好我不需要,这些东西我都不需要!你和父亲的对话,我都偷听到了,父亲有一点的没错,你和蓬莱山辉夜,早就认识了吧,对你们来,这些都只是一个游戏吧?

        玩的有趣吗?蓬莱山辉夜用难题羞辱了父亲,羞辱了这么多的大人物,她一定很开心吧。你玩弄了我的感情,玩弄了我的身体,在婚礼上把我羞辱,一定也很开心吧?母亲过,结婚前的依靠是母亲大人,结婚后的依靠就是未来的夫君,只是现在啊,妹红早就没有了依靠,妹红能依靠的,只有自己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原妹红的眼角,掉下了硕大的泪滴,“……恭喜你,你成功了,我现在的确很恨你,很恨蓬莱山辉夜!如何呢,现在你高兴了吗,开心了吗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!现在的你和我一样,也是孤苦无依的!蓬莱山辉夜已经回到了月亮上去,她抛弃了你,她把你丢下了,只留你一人在地上,你也只不过是个可怜的家伙罢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沉默了片刻,猛地转过身,对着藤原妹红淡淡一笑,“……但是就算辉夜走了,我还是选择了她,抛弃了你,你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!!你这个混蛋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在也忍不住,她踏着积雪,迎着狂风,冲到了两仪落的面前,举起手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打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还是那样的笑容满面,在妹红的耳边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抓住了她的手,将她往后一甩,妹红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光华闪过,两仪落抽出了腰间的天丛云剑,扔到了藤原妹红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拳头不管用,还是用这个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不敢相信的着两仪落,他竟然会主动的把武器扔过来?

        颤抖的手握住剑柄,把剑从雪地上拔了出来,仿若它有着千钧之重般,被妹红颤颤巍巍的举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冲着这里,冲着这里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张开了双手,将胸膛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暴露在妹红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要我去恨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妹红哆嗦着双手,留着眼泪,想要举起太刀刺下,但终归没有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爱着两仪落,也恨着两仪落,这个到现在,她也不清到底是爱还是恨的男人,根本不可能刺下去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不行了吗?这就是你的恨吗?000真是大言不惭呢,如果仅仅如此的话,你被我玩弄了感情,被我玩弄了身体,也是,活该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极具嘲讽之能事,不屑的了一眼妹红,将张开的双手放下,转过身不再理会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刀尖从腹部贯穿而过,丽丽鲜血从刀尖滴落在皑皑的雪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的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握住了身后妹红的手,在妹红惊恐的眼光下,把太刀从自己的身上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可惜……还是不够狠啊,这个位置,这种伤口,就算是个普通人都死不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再次面对着妹红,那腹部的伤口,甚至连复原的样子都没有,就变得完好无损了,就连被破坏的衣服,都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地上的鲜血,妹红甚至怀疑自己之前的是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渺了……你的敢爱敢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握住妹红的那只手,再次用力,将刀身捅入了自己的胸口,但是两仪落依然微笑着,好似这种疼痛对他来,连蚊子叮咬都不算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伤口再次诡异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类会死,妖怪会死,人类能够用刀杀死,妖怪也能够用刀杀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妹红见过人类被杀死,妹红见过妖怪被杀死,这是常识,这是人类的常识,是妖怪的常识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眼前发生的一切,已经超过了妹红那尚还弱的心灵所能承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可能?你是……妖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妖怪也没错啊……怎么了?面对妖怪要如何做呢?被妖怪欺骗,被妖怪玩弄要如何做呢?你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要让你恨我吗?这就是答案啊,藤原妹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仪落突然大吼出声,震天的声音好似要让山峰都崩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疯狂的大喊着,妹红不要命拿着太刀,刺入,拔出,刺入,拔出,刺入,拔出!

        血液像是大雨般的纷飞,骨头被折断,内脏被刺穿,四肢被切下,头颅被砍断,但是这个人,就像是一个魔一样,还是那么灿烂的笑着,那笑脸深深的印在妹红的心中,永远都不会忘记。。

        


  https://www.xiaoshuozu8.com/shu/999/54009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8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