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族 > 寒门状元 > 第二二五〇章 又见刺客

第二二五〇章 又见刺客

        朱兰很害怕,也正因为怕,所以愿意用女人最直接的方式去“贿赂”沈溪,让沈溪不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本身沈溪并没有要杀人的意思,他已经说得很明白,只是拿朱兰当做棋子看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懂得如何驾驭棋局的人,沈溪当然不会随便去碰一颗棋子,这颗棋子的意义不在于她是否一个姿色过人、能够吸引人的女人,而在于她本身就是巴图蒙克的妃子,未来又将成为新大汗的哈屯这一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兰听到沈溪的话后,摇了摇头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然懂中原的语言,但对政治却一无所知,若是换作阿武禄绝对可以避免沈溪多费唇舌,但朱兰显然没有这样的思维,就算沈溪对她做出解释,她依然会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只是报以笑容。对于朱兰的天真,他很欣赏,正因为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懂,才好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沈溪才道:“你不明白没什么……在当前的局势下,你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,只需按照我这个操纵棋局的人的吩咐办事便可,若你想让草原保持长久的和平,一切都要听我的安排,这也是你能留住性命的前提……你背叛大明,就意味着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兰对于别的似懂非懂,但最后一句却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威胁她,不允许她背叛,这样才能留住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微笑着点头:“既然你明白,那我就不再赘言了,你不想死的话,就好好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沈溪还在欣赏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个女人并非毫无遮掩,不过眼前的情形也足够旖旎了,毕竟才是七月中,天气不是很冷,朱兰有着九头身的好身材,虽然穿着小衣,也足够吸引男人的眼球,尤其是沈溪这样接连打胜仗,心中有着无比豪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笑着说道,“你这样的女人,拥有足够在草原立足的资本,至于你将来准备以怎样的方式维持你的身份和地位,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兰眉头微蹙,显然有些不太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暗示的东西,其实跟阿武禄之前所做选择相似。既然一个女人没有什么能力主导草原局势,不可能跟满都海哈屯那样呼风唤雨,那就应该知道如何拉拢一些男人,沈溪并不会限制朱兰玩弄一些权谋诡计,当然前提是朱兰要有那种能力,沈溪不会指点她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转身将走,朱兰突然“喂”一声,好像要挽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侧过身,看着朱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兰低下头来:“你是草原上人人称颂的大英雄,我……我想成为你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胆而直接的话语,在大明几乎不可能有人会说出来,但在朱兰口中说出,却那么的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她以前是谁的女人,又或者有着怎样的高傲,她有权力向征服她身心的男人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,这也是草原人处理情感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笑道:“你没有完全吸引我,希望在我离开草原前,你有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后,沈溪径直出了帐篷,丝毫也没有停留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出来后,见云柳已经等在门口,应该是想进去查看情况,只是碍于命令不敢有所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抓到几个刺客,似乎要对大人不利。”云柳上前禀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皱眉:“谁会派刺客到营地里来杀我?就算是巴图蒙克也不会傻到这般地步吧?走,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没有询问,而是想看看刺客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柳在前带路,很快来到靠近营地西北边缘的一个帐篷前,这里的篝火旁,十多名侍卫环绕着七个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刺客的穿着打扮,沈溪诧异地问道:“知道是什么来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并非是中原语言,叽里呱啦的,好像是鞑子!”云柳也不能确定,但既然沈溪发问,那必然是对来人的身份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他之前所说,就算巴图蒙克也没理由派刺客刺杀沈溪,这种会冒极大的风险又不讨好的事情根本就是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:“立即组织审问,直到他们招供为止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请示:“如何个审问法?是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一摆手:“这还用得着我教你吗?东厂怎么审问犯人的?什么酷刑都给我用上,既然来当刺客,就不算战俘……先把他们的出身和来历搞清楚,我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我相信你能把事情办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作为东厂番子出身,自然知道东厂有怎样的酷刑,又如何让人招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沈溪离开后,还没走出多远,便听到那边传来惨叫声,那种人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,因为沈溪已经定性这些人不是战俘,而作为刺客和细作对待,那就没必要有任何保留,所有的刑罚都会用到这些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到了中央营地,坐下来继续喝肉汤,跟络绎前来吃喝的士兵闲聊家常,如此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就见云柳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没有让周边士兵起身,独自站了起来,跟云柳前往中军大帐叙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云柳禀告道:“大人,查清楚了,他们是汗庭的人,受命刺杀巴图蒙克的几个儿子,据说是接受的达延汗的军令……不过虎毒不食子,以卑职看来,很可能是四王子阿尔苏所下命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笑着问道:“阿尔苏有这个胆量?为了当上大汗,就要把他所有的弟弟全部杀死?如此说来,他还真是做大事的人,之前倒是我小觑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觉得这些人的口供不可信?”云柳听了沈溪的话,也不由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一摆手:“是不是就那么回事吧……既然他们这么说,那就先这么定,看管好,别让他们自尽,这些人可以拿来在明日的汗部大会上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恭敬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又看向云柳,问道:“那之前他们是否真的接近过囚禁那些鞑靼人的帐篷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一怔,随即摇头:“他们没有找到关押人的帐篷,甚至连我们的中军大帐在哪里都不清楚,刚进营地就被擒获……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,只是来撞运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再一笑,手一摆,将云柳屏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沈溪对于这次刺客的目的,已不再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前脚回到中军大帐,马九后脚就跟进来,带来了关于刺客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马九负责营地的安保工作,对于刺客进入营地,马九负有一定责任,此时显得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无所谓地道,“鞑靼派来的人很少,又是趁夜摸过来,没发现很正常,不过要让将士们提高警惕,若再有人接近营地的话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九问道:“大人,要不在营地外,适当加强一下防备?派出一两千人马巡逻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微微摇头:“没那必要,现在局势完全掌控在我们手中,仓促增兵巡防反倒会让四周狂欢的鞑靼人猜疑,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只是我现在有些怀疑,这批人并不是鞑靼人,有可能是汉人,至于他们的目的……不好说,可惜在草原上不好调查,等回到关内再看看,是否有什么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九惊讶地张开嘴,想了想却摇摇头,现实不觉得会有汉人大费周章,千里迢迢跑到草原上来刺杀沈溪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沈溪自己也不是很有信心,但自打在京师自家宅中遭遇过一回刺杀,他就抱着谨慎的态度,宁可把事情想复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马九领命离开,沈溪依然皱眉想着心事,隐隐有些焦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朱鸿进来打破了沈溪的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抬起头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鸿道:“胡将军和刘将军前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点了点头: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鸿这才出去传话,让胡嵩跃和刘序进来,二人先把巡防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,刘序才道:“大人,今晚营地里发生一件怪事,鞑靼什么王子、公主生病,跟我们讨要药材,大人给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不满地喝问:“我是否给他们东西,要你俩同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嵩跃嘿嘿一笑:“大人,俺和刘老二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那些王子和公主,都是蛮夷酋长的儿女,不如赏赐给我们,以后把他们当做奴隶使唤……不知大人是否恩许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二人期冀的目光,沈溪站起身来:“怎么,你俩又开始动歪脑筋了?我不是说了吗,不动草原上的妇孺,你们怎么又想到这一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在草原上太过无聊,什么汗部大会,跟咱关系不大,老不打仗,心里都快长草了,干脆把战俘分了,听说这批来自汗庭的鞑子中,有些女人姿色不错……这些身份尊贵的鞑子俘虏,在国内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嵩跃不知不觉把他的真实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横目冷对:“这些战俘,本官有用处,就算要赏赐给你们,也要经过陛下同意才行……你们现在忘了自己出征在外,四周都是鞑靼人了吗?你们要是把原本已经屈服的鞑靼人激怒,暴起反抗,让将士处在危难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越说越生气,最后指着帐篷大门,喝道,“你们巡视完了就回各自的帐篷睡觉,心里要是长草了就乖乖把它割掉,不准胡思乱想!回到中原,有什么女人和牲口得不到,非要在这里讨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,都给我回去,这件事休得再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亮后,草原各部族代表往沈溪设定的会场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鞑靼看起来是一个整体,几乎被巴图蒙克一统,但其实下面的部族实在太多太杂了,几乎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传承和渊源,且都不想在这次汗部大会中吃亏,于是尽可能按照沈溪所说的,一个部族来十几个人,如此一来足足有两三千人参加这次汗部大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部族甚至连十个男丁都找不齐,干脆把精壮的女人也拉来凑数,只是为了能在火拼时提供一定战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人所带兵器,一概被沈溪麾下将士缴获,所有进入会场的人,都要保证绝对的安全,为此甚至需要搜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黄幔圈起来的会场,有四个豁口可以进人,此时每个入口前已是人满为患,光是检查这一项,就需要花费很大工夫,各部族的人倒是没在门口发生火拼,但也闹腾得厉害,主要在于语言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那些大部族的人,有资格见沈溪,等于说在汗部会议前得到通气,甚至能得到“礼遇”,那就是从单独的入口进入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敬的大明使者,经过这一夜考虑,您是否答应让我做国师?这一切都是为了您,为了大明,为了草原上的长治久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沈溪不想见亦不剌,但亦不剌死皮赖脸非要在汗部大会举行前来见沈溪,赖在营门前不走,最后无可奈何沈溪只能特准他进中军大帐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亦不剌见到沈溪后,便迫切跟沈溪提出要求,好像国师之位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解释道:“亦不剌族长,你确实曾是国师,但现在你的部族的实力已大不如前,你给我一个不立兀良哈等部族首领当国师,而立你为国师的理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理由不是现成的吗?我们部族付出了极大的牺牲,为大明抵挡巴图蒙克的攻击,帮助大明军队渡过黄河……这一切尊敬的大明使者难道忘了吗?就连这一回大明军队发起追击,深入草原,也是我的族人在为尊敬的使者当向导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亦不剌的目光非常热切,情绪激动,最后居然想扑到沈溪跟前说个清楚,却被侍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点了点头:“亦不剌族长,你的确为大明做出过贡献,本官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但草原制度向来如此,所有事情都要由汗部大会来决定,你想绕过汗部大会成为国师,谁会信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翻译跟亦不剌传告这句话,沈溪又道:“就算我给你机会,帮助你夺得国师的位置,也要看你是否有本事保住它,若其他部族不服你,我也没办法!希望你明白,草原上的规矩不是我一人之力能改变……如果我有这能力,那我何不直接册立可汗和国师,哪里还犯得着举行什么汗部大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亦不剌明白沈溪的意思后,非常失望,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,好似在抱怨,最后翻译只是把他最后跟沈溪的话传达过来:“族长希望尊敬的大明朝使者能信守承诺,帮助获得他想要的位置……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把亦不剌打发走,沈溪本来准备去见一下朱兰和即将成为草原可汗的巴图蒙克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边云柳带来阿武禄的消息:“那女人想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见我作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摇头道,“她还想她的儿子当大汗,还是她自己想当草原上的皇后?也不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,我没杀她,已算是心慈手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道:“她还是坚持说知道巴图蒙克和图鲁的下落,希望能够拿这个来跟大人作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笑了笑道:“她说自己知道,那就让她在汗部大会上对着众多族长说出来,反正她身为昭使,有资格在汗部大会登场,甚至她还可以在会上用她的手段蛊惑人心,我倒想看看届时她有什么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柳确定沈溪不会见阿武禄,微微松了口气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看了看旁边的朱鸿:“你去问问九哥,汗部大会准备得如何了,各部族的人是否已到齐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鸿也匆忙出门而去,沈溪没有在中军大帐停留,直接去见了朱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刚进入帐篷,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孩子躲在朱兰怀抱中,身体瑟瑟发抖,用惧怕的神色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孩子并不懂什么权谋,按照既定的草原嗣位人顺序,轮不到巴图蒙克跟另外女人生的儿子来染指汗位,这个可索博罗特显然是把朱兰当作了倚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大人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兰已换好哈屯的服饰,见到沈溪进来,多少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笑道:“怎么,我不能来吗?我来看看帮你们这边的准备情况,是否已经可以举行汗部大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行,可索……他还没适应,我跟他说什么,他都不听,太害怕了……请沈大人给我一定时间,让我跟他说明白他要做的事情。”朱兰央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:“你觉得我有时间等你跟他说明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沈溪走到那孩子面前,道:“你知道自己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孩子死死地抱着朱兰的大腿,好像现在只有朱兰能保护他,就算死都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微微皱眉,一时间,朱兰能清楚地感受到沈溪眼里闪动的光芒,那是一种凌厉的杀机,就算沈溪对草原人再仁慈,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会太容易这孩子,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做出多大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突然从帐篷另一边传来个声音:“欺负弱小,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一个女子从帐篷后一个破洞钻了进来,厉目望着沈溪,一瞬间让沈溪多少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没有慌乱,直接拔出腰间的佩剑,而随着沈溪这一喝,侍卫们从外面冲进来,用手上的火铳对准那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大概观察一下,对面与其说是个女人,不如说是个女孩,岁数不大,只是因为生活环境不同,不能一眼判断出对方的年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显得很倔强,丝毫也没有屈服的意思,咬牙道:“我是大汗的女儿,我不会对外来者屈服,你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一怔,随即想到,巴图蒙克有十一个儿子,其中七个是满都海所生,剩下的四个儿子则是由其他女人所生。至于巴图蒙克有几个女儿他却不知道,只知道满都海曾为巴图蒙克生下个女儿,名叫图鲁勒图,看年岁倒是挺符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打量少女,嘴角浮现个笑容,问道:“你是图鲁勒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恶狠狠地望着沈溪,她有双大而深邃的眼睛,眉毛浓密,高高的颧骨、秀气的鼻子、苗条的躯干和修长的双腿都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,放到后世却是九十分以上的大美女,肤色呈现健康的小麦色,表情看起来很凶,再加上一种天真稚气和勇猛大胆结合在一起的独特气质,让沈溪觉得眼前的少女有一种野性美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兰显得很紧张:“沈大人,您不要误会,其实图鲁勒图只是想过来跟我说话,问我一些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朱兰想靠近沈溪,却被侍卫拦了下来,而且侍卫的火枪一直对着朱兰、图鲁勒图和可索博罗特三人,只要沈溪一下令,三个立即就会死在乱枪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:“你想为她解释?戒备重重下,能到你的营帐来,说明她早有阴谋……她是想刺杀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兰仍旧在竭力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面的图鲁勒图则显得很高傲:“我就是来刺杀你的,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!我要为我们汗部正名,不是每个人都跟懦夫一样,任由你欺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你不要再说了,他真的会杀了你。”这会儿朱兰顾不得说汉语,直接用鞑靼人的语言劝说那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图鲁勒图没有朱兰这么软弱和怕事,沈溪发现,图鲁勒图有她母亲,还有巴图蒙克身上那股韧劲,让人油然生出一种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:“我不会杀你,因为你没有冒犯我,如果真冒犯到的话……我一定不会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这么说,等于给眼前三名巴图蒙克的亲人一个承诺……他不会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,“我希望你们能按照我定下的规矩来,无论你们心中怎么想,巴图蒙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你们草原人未来的希望,就要寄托在这位可索博罗特大汗身上,至于朱兰……她是我选定的哈屯,会帮助可索博罗特统治草原!”

        图鲁勒图怒道:“朱兰没有资格当哈屯,只有我母亲才是永远的哈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你母亲早已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,“如果你想让你的兄弟姐妹安稳,就要学会忍让,如果你反对的话,我会杀了他们,让外人来当大汗,这是你想看到的局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沈溪也对朱兰用过近乎相同的威胁手段,朱兰并不是很吃这一套,因为朱兰只是巴图蒙克的女人,不会完全为黄金家族的利益着想。但图鲁勒图就不同了,她是巴图蒙克的女儿,也是黄金家族的后人,自然要为保证家族的传承而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识相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图鲁勒图屈服,沈溪点头道,“大会将会在半个时辰后举行,到时候你们三人要一起出席。”

  https://www.xiaoshuozu8.com/shu/5188/2502431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8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