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族 >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> 【83】为了保护她(四)

【83】为了保护她(四)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爷怎么来了?”碍于周围宫人盯着,她收起笑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弟妹搬来重缘宫,为兄刚好进宫办点事,顺便来你这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爷请上座。”夜千鸢一脸客气的邀他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御云挚也没谦礼,大大方方的落了座。

        趁宫女奉茶之际,夜千鸢不着痕迹的朝御云挚身侧那名随从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随从也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,她眼里藏着笑,而那随从只是淡淡的牵了一下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端起茶杯,呼呼吹了两下,借着这粗鲁的举动故意将茶杯倾斜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”茶水倒在腿上的瞬间,她惊呼着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宫女见状,赶忙上前帮她擦拭,还关心的问道:“三王妃,可有烫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将茶杯递给她,不甚在意的摇头:“没事,我回寝宫换身衣裳。”接着她一脸歉意的朝御云挚道,“大王爷,抱歉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御云挚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他身后的某人紧抿着唇眸光黯黯的盯着夜千鸢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夜千鸢离开片刻后,御云挚放下茶杯,起身悠然道:“重缘宫景致真不错,本王去花园走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他要去花园,旁边候着的太监和宫女忙恭敬的为他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在宫女服侍下换了身干净又崭新的衣物,随后借口太累想一个人安静的坐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来了夜长东和祁皇后,她说累也没人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独自在寝宫里,夜千鸢心里就似有猫儿抓一样,见到御孤壑她当然高兴,可没有机会与他说话,这让她很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办法,突然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是宫女进来,忍不住恼火:“都说了别来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抬眼的瞬间她噤了声,焦躁火大的心情刹那间变成了激动和兴奋,拔腿就朝来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御孤壑也没忘记把门关上,搂住她以后带着她快速躲进了帷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跑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御孤壑捏了捏她脸颊,有些没好气,“不来你这,难道要我独守空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的!”夜千鸢忍不住拿粉拳捶了一下他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御孤壑将她粉拳握在手心里,拧着眉问道:“父皇究竟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也不瞒他,将与御严坤见面的经过详细的说给了他听,说完,她也很纳闷:“我瞅着你父皇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,可我就是想不明白,她突然间把我控制在这里,究竟有何目的?别看他说的一本正经的,好像真为了我好似的,那种话骗傻子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御孤壑拥着她,在她耳边安慰道:“他既然没有要害你之意,那你安心便是。我明日就会出现,到时我再正大光明的来此处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夜千鸢立马反对:“你怎么能说出现就出现?万一你父皇就是为了逼你现身呢?不行,不许你冲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御孤壑唇角勾起笑:“出嫁从夫,自然是为夫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是变了,可笑起来也有几分邪魅,夜千鸢横着眼瞪着他:“我还说娶妻随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她谈夫纲,她看他是欠扁!

        瞧她那不满的样子,御孤壑还真有几分担心她动手,遂将她双手和身抱得紧紧的,在她耳边轻道:“我从未与父皇亲近过,既然他想玩,那我这次就陪他玩玩。我也想知道,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替我担心,在父皇眼中,我还是有几分作用的,否则他不会容忍我插手大王兄和三王兄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还能说什么?别看他一副好说话的样子,实际上她根本管不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今日他没来宫里,她相信以他的性子,还是会那样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斩后奏的事他又不是没做过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!”突然,一道充满怒气的女声传入两人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时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,而是言红淑!

        御孤壑快速松手,夜千鸢也赶紧从帷幔后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准备去开门,就见言红淑推门而入,一脸怒火的跑到她面前质问:“夜千鸢,你别太过分了,我再怎么说也是三王爷的侧妃,你居然敢指使宫人欺负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言侧妃,注意你的态度!”夜千鸢冷眼睇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欺负我在先,还不允许我向你讨要说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没耐心与她多说,伸手欲将她推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言红淑正在气头上,见她伸手以为夜千鸢又要对她行凶,遂下意识的出手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夜千鸢压根没想过要与她打架,眼下见她出招,不得不退后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言红淑却没收手,怒容满面的追着她连续发招,嘴里还嚷着:“上一次我是疏忽大意才被你打伤,这一次你休想再伤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殴打的耻辱一直都深埋在她心里,此刻见寝宫里也没别的人,她恨意涌上心头,真是恨不得几招内就把夜千鸢打个半死,所以每一招都是又狠又毒辣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连避了两招后,见她双眼杀气腾腾,气得也肝火大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没脑子的蠢东西,真是后悔上次没一口气打死她!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再忍让,招式凌厉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她就看出言红淑的身手并不咋样,而她也想速度将言红淑打趴再扔出去,所以几乎没留什么余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言红淑气势凶狠,但真跟夜千鸢交起手来几招就开始吃不消了,可她又不甘心收手,于是一边找着机会想重伤夜千鸢,一边又开始躲避夜千鸢凌厉的掌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不知不觉就打到了帷幔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言红淑慌乱躲避不小心踩到了帷幔,整个人重心失衡直接倒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摔倒的瞬间她猛然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因为摔疼,而是因为立在她面前的一双大脚!

        夜千鸢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言红淑受惊以后立马指着她嚷了起来:“好哇,你竟敢偷藏野男人!”

  https://www.xiaoshuozu8.com/shu/49422/2874403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8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