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族 > 万法无咎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智法势胜 末席真传

第二百二十二章 智法势胜 末席真传

        荀申面色平淡。虽非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,但是这一战,注定是他无数斗法中的精彩一章,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战有智胜,有法胜,有势胜,三者合和统一,方能摘取了一丝胜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“五音钟”神通一旦全力运使之后,那几乎堪称逼近元婴境极限的压迫力,使得面对此神通的任何对手,都只得先暂避锋芒,全力固守,而无余暇分心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“五音钟”神通施展之前,荀申又分明做出承诺,不会干扰摩永工催动神通的蓄势过程,允许其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看,所有变化都被堵死,所剩下的道路唯有一条:硬接摩永工“五音钟”倾力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然。这看似无有缝隙的规则之中,依旧有可堪运作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荀申有一道幻术神通,名为“明日相思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法却可以将这一道幻术预先炼成,但并不立刻施放,而是寄存在双目、口中、额头,指尖,抑或袍服之上。遇到合适的时机,自动激发这一式神通以为契约的“记忆”,不需额外操控,悄无声息的就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摩永工神通蓄势的过程中,荀申早已炼化一枚“明日相思”的幻术神通种子。这道幻术在摩永工法力爆发的一瞬,几乎完全同步的释放,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荀申,却可以专心致志的抵御“五音钟”音潮攻势,不必分心他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道幻术神通的作用极为隐蔽,它使得摩永工的识忆之中,时间流逝似乎过得稍快了两分;同时对自身气机的感应,也出现了些许的偏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他体内尚有两成法力未尽,但是他却为幻觉所欺骗,以为自己已经将一身法力完全打空,主动中止了“五音钟”的释放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一道威力惊人的神通,自然也就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重较量,便是法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术说破了似也不奇。但是,须知任何幻术法门,能够成功发挥作用,总是有先决条件的。一般而言,所面对之敌手心性、道念上的破绽愈大,幻术神通成功的可能性也将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在摩永工与荀申交谈时,荀申便已经在暗暗观察其人心性上的破绽与缺失。他敏锐的捕捉到,摩永工几番劝慰,固然是好意;但未尝不是一种刚而自矜的心态作祟,不肯多占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觑准摩永工心性之上的弱点,荀申的“明日相思”神通就有机可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智胜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如此,还不足以言必胜。摩永工心性固然未醇,但是其人必然有一份独特的“我道”执念,设下心房,不容轻易攻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荀申所用幻术,是全力出手的大法门,诸如与归无咎比斗时所使用的“忘川”神通,那么收拾摩永工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“明日相思”之中寄存,不过是一道了无形迹的小术。荀申更要留足一身法力,正面迎接“五音钟”的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之把握,就难说的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摩永工与荀申二人,乃是萍水相逢。那荀申以这一式迎之,度量胜负,能否成功,依旧是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今日乃是圣教祖庭和隐宗的争局,荀申的功行位分远在摩永工之上,况且又连胜二人,气势正盛。

        摩永工口中虽说“让子之局,胜之不武”,但是在他内心深处,依旧不能掩藏对于战胜荀申,立下功勋的期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重“势”的差别,犹如一丝阴霾,又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险之又险的改变了胜负的走向。这一环,名为势胜。

        归无咎心中也有几分感悟。

        据实而言,在今日比斗之前,无论是归无咎自己,还是荀申,都并未把圣教一方除却利大人、席榛子二人之外的四名真传正眼相待,只道是赶场前菜,随手便可打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如今看来,圣教一方,在此处显然是用了心的。或许,隐宗一方,也该将“岚”等数人一齐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却砥砺弟子、争夺先机这两个显而易见的意图之外,归无咎又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横看成岭侧成峰。虽然归、荀二人与利、席两位真传的交手,才能激发各自的全部战力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多余的视角就完全无用。这几场比斗,其实就是圣教一方的迂回考察,从侧面摸清隐宗两位真传的底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不远处遁光一闪,直至近前。归无咎蓦地从思绪之中醒来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摩永工退下之后,又有一人——也是利、席之外的圣教真传的最后一人,施施然靠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摩永工上来的一番言语,归无咎本以为,是圣教一方提前派了王牌上场。此战若是荀申获胜,圣教中剩余的那位,已经没有登场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摩永工施展手段之后,果然印证其并未口出大言。在归无咎看来,破解“五音钟”之局,已经是规则允许之下的极限难度。荀申能够取胜,可谓顺应天时人力,极造化之工。归无咎,也极为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归无咎自己上场,除了凭借“圆满之上”的境界留下一丝余力,也绝无第二种获胜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相貌清秀,看着甚是年轻,身着一袭淡蓝色云纹法袍,脚步极为轻快的靠上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会,纵然是一切从简。但是背后的分量却是掩藏不住的。两家真传,都是郑重以待,早已将自家神机气象,提升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眼前的这一位,精神面貌却是异常的活泼。双眸中甚至透露着几分欢悦与好奇,立在荀申面前,随意一礼道:“荀道友有礼了。在下柏果。忝列圣教真传弟子末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荀申如何不知,眼前这一位,既然下场,就有非同凡响的艺业。但他实在难以想象,果然还会有胜过摩永工“五音钟”法门的文斗之法么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过去的荀申,心意之锋锐,必将攀升至极限,投入无穷繁复的算路之中。可是自结识了归无咎之后,荀申的心念,如同打破了天穹一角,又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荀申神意,非但不是如临大敌的状态,反而同样松弛下来,似乎是受到这位“柏果”的感染,又似对此人即将拿出怎样的手段,抱有欣喜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意通融之下,竟然难得的展颜一笑,道:“柏道友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果报之以一个天真的笑容,忽地一伸手,掌心之中聚起一道法力,仿佛香头之上的烟火,慢悠悠的向着荀申飘荡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自然不是正经斗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荀申略微一思,也明白柏果之意。指尖同样浮起一层清气,流动过去。顷刻间,两道清气针锋相对,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碰撞,柏果掌心那一道气息,立刻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荀申见状微讶。以他的法力,若是和境界稍逊一筹的对手交手,纵然双方以同等法力较量,因为他境界更高,法力更精纯的缘故,自然威力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第一场与霍远峮的比斗,尽管双方施展的是一模一样的手段,但是荀申依旧是“让”了一成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放出的这一道气息,同样是饶了一成之差,以柏果的九成法力迎之。但结果显而易见,柏果的道行,比之霍远峮明显还要逊色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此人说自己排名圣教真传中倒数第一,并非诡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荀申又撤去一丝法力,只以相当于柏果来力的八成迎敌。这一回,两道气机终于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柏果却并未因为自家功行逊色太多而懊恼自惭,反而面现喜色,道:“就依这般,就依这般。柏果与荀道友斗上一斗,不限规则。可否?”

        荀申眉头一皱。纵然将双方出手之威能控制在完全相同的层次,但是他道术理解的精深,变化之繁奥,不知胜过柏果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霍远峮之所以用镜转之法对敌,就是忌惮自家道术精深。不知这柏果何意有这等自信,只限定了法力,就敢于自己平手相斗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归无咎冷眼旁观,琢磨许久,愈看愈加觉得,这甚是清新活泼的柏果,自己似乎有几分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https://www.xiaoshuozu8.com/shu/45295/2874808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8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8.com